學習中醫知識本身並不難,難的是我們一定要清楚究竟要學些什麼!很多朋友對學習中醫充滿了渴望和決心。先被中醫的神奇所感動,再被偶然的成效所激勵。然而隨著一些看似難以逾越的屏障擋在面前,便逐漸踟躕徘徊,最終磋砣放棄。

     一日去朋友家坐客,看到他的寶貝女兒正拿著針灸針聚精會神地在一個金黃的橘子上練習針刺。她是某中醫院校的學生,說這是老師留的功課,我看到滿桌上被紮爛的橘子,說:「這麼好的橘子吃了多好!」她說:「鄭叔叔,你當時學針灸是紮什麼呀?」我笑著說:「我可捨不得去紮橘子,只 是紮自己,針刺得滿身青紫,艾灸的遍體疤痕。」她說:「鄭叔叔,你來紮紮這個」。說著指著牆上的一個紗布包,對我說:「這是由二張白紙、三層棉花、四層紗布組成的練習針刺的法寶,這包正中心有一個牛皮紙撕的小碎片,旁邊還有一粒黃豆,看看您能否一針穿過小紙片,然後再紮到黃豆上。我已經練了二個月了,還是不行,您應該沒問題吧?我們教針灸的教授說了,不練會這個以後別想成為高明的針灸師。」我連忙舉手投降,頭搖得像撥浪鼓。她很失望:「鄭叔叔你都不行,我恐怕是練不會了。」我問她:「為什麼要紮得這麼精確呢?」她說:「紮得準才能針感強烈,效果才能好呀。」我又問她:「那你說說看,身上的穴位是你刺它才起作用呀,還是你不刺它它也起作用?」她似乎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邊反復紮著橘子,邊疑惑地看著我。我對她說:「穴位就像是一群孩子,平常都在那裡玩,有的孩子玩累了,就趴在那裡打個瞌睡,想讓他醒,輕輕拍拍他的肩膀就行,何必非要狠狠地踢他一腳呢?你這個幼稚園的阿姨不去調動這些孩子玩的積極性,卻天天在那裡練習踢人的技術,難怪你越來越失去信心了。」

     我常常接觸一些海外的客人,他們迷信中醫,崇尚中醫奇妙的理論,但是他們同時也害怕針灸、畏懼湯藥,問我中醫除了紮針灸、吃湯藥還有什麼其他更簡單的方法。我說︰「當然有了,針灸只是舟楫,沒它照樣行船;湯藥不過調羹,有它只為方便。」難道沒帶針具,藥店關門,中醫大夫就束手無策了?我告訴他們,我們每個人身上本來就百藥齊全,都在經絡穴位中翹首待選。只看醫者和本人會不會用它了。舉個例子,治療月經不調,通常首選逍遙丸,如果手邊沒藥,我就按摩患者肝經的太沖穴和膽經的陽陵泉,效果一樣,且更為迅捷。如果心中發熱煩躁,常用牛黃清心丸,但有人擔心這藥若常吃其中的朱砂會對身體有損害,我就教他先按摩心經的神門穴,再按摩脾經的大都穴。此外,按揉肺經的尺澤穴,加上腎經的復溜穴,相當於六味地黃丸,按摩膀胱經的風門加上肺經的孔最就是通宣理肺散。還有血府逐瘀湯、補中益氣丸等等幾乎所有的常用中藥,都可以從經絡穴位中找到同類。

     有人因為針灸太複雜,總是敬而遠之;因為湯方太繁多,常常如墜雲霧,再加上脈學玄秘、經文古奧,更覺得中醫高不可攀。其實,這是你自設迷障,學中醫本可「閒庭信步通幽徑」,何必非要「踏遍群山覓歸途」呢?事障易解,理障難除。學習中醫知識本身並不難,難的是我們一定要清楚究竟要學些什麼?否則儘管學得殫心竭慮,最後也是勞而無功。

     所以我的建議是,學習中醫要從經絡開始,從穴位入手,因為經絡穴位都在我們自己身上,隨時可學,處處可用。我再重複一下:穴位不是因為你用針刺才起作用,而是時時都在對身體起著調控作用;穴位起不起作用不是因為你針刺夠不夠深,而是主要在於你的氣血流沒流到那裡。按摩、點穴、拔罐,意念守竅都有針灸的功效,沒有優劣之分。所以你即使不會針灸,也可以是經絡專家,絲毫不影響療效。

     如果你想送心愛的人一朵玫瑰,那麼莖上的刺就不是問題。
 


helpmyse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